当前位置:主页 > B2B网站系统 >

血檀简史——血檀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发布日期:2021-07-16 00:08   来源:未知   阅读:

  红木市场上“红的发紫”的明星材种。近几年张家港口岸逐渐成为各个产区血檀原木进入中国的桥头堡,寸土寸金的金港镇相应形成了扬帆木业城、中联木业城等几个面向全国的血檀原木集散和交易市场。门头林立,演化出了闻名业内的“血檀一条街”。上海、广东、广西、河北等地,

  没有“绯闻”的明星,不是人民喜闻乐见的好明星。血檀作为红木界的明星,在近几年“血雨腥风”的行情中赚足了参与者和旁观者的眼球。山东老谷(微信号:MRGU1980)是非洲血檀的原产地供应商,也是木材行业的新兵。闲暇之余,记录所闻所见所感,博同行一笑。

  血檀主要分部在刚果(金)、赞比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马拉维等几个非洲国家。砍开树皮,树汁“血流如注”,当地土语称之为Mukula,意为“流血的树”。长期以来,它在广袤的非洲森林里自生自灭,默默无闻。血檀的蜡质含量高,按照业内说法是油性好,容易被引燃,当地土著一般拿它伐薪烧炭。2000年左右,寓居东非的华侨发现,印度人把血檀原木运回印度。华侨们也开始尝试把血檀木引进到中国国内。刚开始,每吨卖到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高价,上演了不少几根木头换辆汽车、一柜木头换座别墅的财富“神话”。从此,血檀在中国红木市场名声大噪,风头无两。其对于红木界的意义,不亚于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

  这一切只因它的“形神”太像印度小叶紫檀。像到什么程度?就像西游记《真假美猴王》里的“齐天大圣”与“六耳猕猴”,连观世音菩萨都对他俩傻傻分不清楚。

  参照红木国标,结合某林科院专业实验室的鉴定结论,以及坊间的实践经验:高品质的血檀,达到甚至超越国标紫檀木类的标准;而一般品质的血檀,也完全能达到国标花梨木类的标准。

  红木国标用的是列举法,不是排除法。国标虽然只罗列了5属8类29种,但却没有排除任何达到该国标技术数据的其他新树种。

  血檀作为新发现的树种,其指标数据优于花梨木,堪比紫檀木,是当之无愧的国标红木。

  黄花梨根据产地不同,划分了海黄和越黄。如果把印度小叶紫檀比做海黄,那么非洲血檀自然就是越黄。

  以血檀的主产国之一刚果(金)为例,其国家总人口约8000万人,其中7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美元。当地虽然雨水充沛、土壤肥沃,怎奈黑人兄弟忍受不了春种秋收的苦苦煎熬,主食玉米都要依赖进口。当地一袋50公斤玉米的价格恰恰是40美元。而当地人一个月靠打个短工、偷鸡摸狗、卖鸡卖鸭卖蛋得到的收入,只够买一袋50公斤的玉米。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缺医少药……活过40岁,就算高寿了。因为都太穷,要饭都找不到地方要,穷到大街上连乞丐都没有。

  中国木商来了,当地人跟着阔起来了。砍树只需一把斧头,不看学历不拼爹,一天砍一棵树卖40美元,黑人兄弟讲究劳逸结合,不会没日没夜的砍,一个月只要砍25棵树,每月就有1000美元的收入。从此妻儿老小不饿肚子了,不光屁股了,孩子去学堂,家里盖新房,小伙娶新娘……脱贫致富,步入小康,连实现都敢畅想一下了。于是整个刚果加丹加省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全民伐木运动,先富带后富,走向了共同富裕。

  中国木材商点木成金,带动无数贫困家庭脱贫致富,功德无量。木材商的到来,让整个林区里天天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可以说木材商是贫民的救世主,官员的提款机,政府的纳税人。多方受益,皆大欢喜。

  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为了蹭热点、刷流量,失去专业精神和职业道德,不去实事求是地调查研究,随意“拼接”违背事实的假新闻。

  头戴“绿色光环”的环保主义者首先“愤怒”了。当地穷死饿死多少土著,谁在乎?砍树不行!砍树多可怕,环境危机啊、全球变暖啊、世界末日啊,还有更为可笑的“砍树致使丛林肉过度消耗”的笑言……哪里是砍的树啊?分明是给地球村掘墓!

  紧接着国内的媒体记者,怀着“国际主义”精神,不远万里跑到非洲,针对血檀炮制出一篇篇断章取义、危言耸听的所谓调查报告 。

  一时间,国内国际的媒体上,连篇累牍地造谣诽谤中国商人破坏环境、唯利是图。

  事实是,根据市场需求,血檀原木的商业采伐有基本的要求和规律:口径大(心材大于20厘米),条干直,油性好。而那些口径小(心材小于20厘米)的血檀树没有商业价值。

  血檀树属于非洲森林里的伴生树种,在森林里零星分布,不是独立成林。据测算,每平方公里森林里,大约伴生有20到30棵血檀树。而符合商业采伐要求的,不到其中的一半。

  因此,血檀树本身在整个森林系统里,占的比例微小。有选择的原生态商业采伐,既不会改变丛林环境,也不会威胁血檀树种群的繁衍,更不会破坏森林植被。

  即使没有人工采伐,那些老树或自然死去,或毁于自然和人为的森林火灾。相比每年林火的过火面积,人类采伐对森林的影响,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市场上按照血檀的产地,曾经分出名目繁多的种类。首先风靡市场的是赞比亚东部料。随着中国木材商对非洲林区深入探索的脚步,相继开发出了赞比亚西部料、赞比亚北部料、刚果料、莫桑料、坦桑方料板材,甚至还分出了矿区料、高山料、河堤料……

  如今市场上,赞比亚北部料(赞北料)与刚果精品料(刚果精),两雄并立,不分伯仲。

  赞比亚北部料,条干小、油性足,不乏金星料、鸡血红料、泥料等珍稀料,是不可多得的工艺品料,深得投资客和收藏家的青睐。

  刚果精品料,条干大,油性高,实心度好,出材率高,是性价比很高的家具料,越来越受到家具厂的追捧,成为了人见人爱的“大众情人”。

  值得专门一提的是所谓的“特材”。大自然造化神奇,树瘤就是一例。本来是一种树木的病态,却因为独特的审美价值而变得珍贵。另外,一些有特殊纹理如水波纹、牛毛纹的木材,物以稀为贵,因此也身价倍增。

  年的前十个月,血檀的行情一直不温不火、波澜不惊。甚至在酷热的夏季,价格跌到成本价。天气炎热,木材商脸上却愁云惨淡。

  一阴一阳,谓之道。看似一潭死水的市场,却孕育着无限商机。中秋节前后,血檀突然在央视高频度亮相。随后大庄家们在一片质疑和嘲笑中,一出手就是采购上千吨,开始狠狠地抄底。

  时令进入冬季,血檀却迎来自己的春天。平地一声惊雷,行情顿起。短短几天之内,从买方市场变成卖方市场。价格每天都在涨,先是五百五百地涨,再是一千一千地涨,最后一万一万地涨。有些木材商开始捂盘,采购商开价多少都不卖了。每月到港500条柜,依然是现钱有,现货没有。

  福建、河北、北京、广东、广西、东三省……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云集张家港,买空了整个血檀市场。天南海北、三教九流,在张家港的红木市场上,谁手里要是没有几条血檀柜,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

  但资本没有假期。资本永远是逐利的,资本永远是疯狂的。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假期过后,回国度假的木材商,带着大笔大胆的资本,陆续回非洲发货。更有一大批新的淘木客,加入了非洲发货商的队伍。

  虽然南部非洲还是雨季,但黑人兄弟们在金钱欲望的刺激下,不负重托,中国假期这段时间,依然在林区砍伐了大量的原木。只等木材商一下飞机,把木材换成大把的美钞。资本雄厚的木材商们也没让黑人兄弟失望。既然国内市场这么火热,也不在乎每吨多加价几百美金,抢到木头、装到自己柜里,那就是赚到。黑人兄弟乐到哭天喊地、语无伦次:oh,my god, Chinese真是人傻钱多,上帝给我们派来的救世主、财神爷、活菩萨啊……一时间,林区里木价飞涨,一木难求。

  新年后大量涌入非洲的新老木材商,在国内利好行情刺激下,每家都发出几十条柜子,一共七八百条柜子,几百辆卡车排着长队,浩浩荡荡向非洲大陆的沿海港口进发。

  赞比亚是赞本国血檀和刚果血檀出口的咽喉要道。无论是去往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港,南非的德班港,还是纳米比亚的鲸湾港,都绕不开赞比亚。

  年3月,赞比亚伦古总统一声令下,以进入赞比亚境内的血檀文件和手续不全为由,动用国防力量,扣押了所有赞比亚境内的血檀卡车。

  诡异的是,赞比亚海关却在刚赞边境,对来自刚果,进入赞比亚境内的卡车,仍然来者不拒、全部通关放行。然而,卡车越过边境后,赞比亚却马上又将所有卡车和柜子扣留。这种行为可谓居心叵测,让所有刚果血檀的货主失去了对货柜的控制权。

  非洲的政府拦路设卡、索要买路钱的行为司空见惯。一开始木材商们根本没把赞比亚政府的扣货行为放在心上,以为又是花点小钱就可以搞定的小麻烦。因此,赞比亚政府虽然扣货,大量装载刚果血檀货柜的卡车却依然在源源不断的通过刚赞边境,进入赞比亚境内。

  但局势的发展,远远出乎木材商的预料。截止6月初,赞比亚全国已经扣留的柜子在600到800条之间,扣留货柜超过100天。按滞车费每天200美元,滞箱费每柜5000美元计算,每个柜子产生费用25000美元。因扣柜造成的额外费用,总计约有1.5亿人民币。有些木材商,已做了弃货弃柜的最坏打算。

  赞比亚的扣车扣柜,拖延3个多月,不做任何处理。受到影响的,不光是木材商。刚果、赞比亚都是内陆国家,进出口都高度依赖公路运输。坦桑尼亚是东部的出海口,纳米比亚是西部的出海口。大量货车往来坦、纳的港口与刚、赞两国,从港口把进口货物运进来,再配上出口货物回到本国港口,本是一个良性的物流循环链条。现在,赞比亚长时间、大量扣留货运卡车,物流链条中断,给链条上的各方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不便。

  事发后,各方反响强烈,相关国家的政府,也都积极与赞比亚伦古政府交涉。但赞比亚对其他三国政府的外交交涉和民间呼声无动于衷。坦桑尼亚在与赞交涉无果后,开始限制自坦桑尼亚港口运送货物到赞的卡车。纳米比亚的司机工会也到赞驻纳使馆游行抗议。据赞比亚主流媒体爆料,总统和国防部长的亲属,以及执政党PF的高层,都涉及赞比亚本国血檀的走私。虽然其中的内幕详情,不为外界所知。但这可以从一个侧面,解释赞比亚无端扣押过境血檀的原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果政府深陷总统选举风波,天天遭受国内国际舆论的口诛笔伐。加丹加省本是总统的老家和大本营,现在大本营却因小小的红木,搞的鸡犬不宁,与邻国赞比亚产生了无端的外交摩擦。总统郁闷无比,于是刚果中央政府派出总统办公室主任、内政部长、国家安全部部长、海关关长和移民局长等大员,组成专案组,凶神恶煞般紧急降临加丹加省,全权处理红木事件。当地省政府只能听从专案组调遣,无权干涉专案组的调查和查处。刚果金在5月底到6月初,不到一个月之内,全国4座监狱发生越狱,5000名亡命之徒上天入地、逃之夭夭,中央政府都没有派出一名大员去当地处理。在这个号称“非洲火药桶”的国家,居然因为几根血檀,总统兴师动众来问罪了。

  专案组在加丹加省掀起了惊涛骇浪。替罪羔羊自然就是木材商,就是中国侨民。在专案组的指挥下,总统卫队、移民局、警察联合行动,荷枪实弹上街抓捕中国人。不管是否从事血檀生意,中国侨民一律限制自陆路和机场出境。宁可错抓一千,不能放过一个,枪口对准了所有中国侨民。

  一时间,整个加丹加省的中国侨民陷入。来不及躲藏的12名侨民被捕入狱。其他无辜侨民东躲西藏,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在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在回答记者关于刚果抓捕中国红木商人的提问时,明确表态支持刚方为保护濒危木种所做的努力。(不久之后,赞比亚也用同样的手法,抓捕30多名再赞比亚铜带省从事铜矿冶炼的中国侨民,所幸经大使馆和当地华人商会解救,很快脱险。两个事件属孤立事件,没有联系。但也说明中国侨民在国外的处境之险恶)

  中国大使馆多次交涉后,刚果对中国侨民的旅行禁令解除。但红木事件远没有了结,同胞仍被关押多日,血檀仓库一直被查封。

  据木材商的反馈和当地媒体的报道,一些血檀仓库的手续和货柜的文件确有瑕疵。卢本巴希是总统的老家,各路牛鬼神蛇众多。总统的亲属、亲信,打着总统的旗号,参与血檀贸易。当地实权部门包括军队、海关、警察局、移民局的官员都涉嫌参与血檀贸易。他们或充当保护伞,或做中间人,利用职权提供假文件假手续,把本该交给国家的税费,放进自己的口袋。他们的这些行为,对木材商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导致大量货柜的文件和手续,经不住赞比亚当局的审查。

  做生意,一定要洁身自好,遵纪守法,少走捷径。有时候,捷径就是陷阱。非洲虽然经济和社会发展落后,法律体系却因为继承自殖民的宗主国,显得无比健全。因为司法腐败,平常谁也不在乎那些条条框框。但是www.bg6h1.com.cn,如果不幸遭遇“钓鱼执法”,任凭“三头六臂”,也逃不了他们“疏而不漏”的法网。

  随着全球工业化的发展,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造成全球气候异常,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给人类经济和社会带来的不利影响,联合国主导通过了世界上第一个全面控制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的国际公约——《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该国际公约通过巨额资金补偿的形式,由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向落后的非工业化国家支付巨额的“温室气体排放税”。

  落后的非工业化国家主要包括非洲、东南亚和南美洲等森林、矿产资源的出口国。对这些不发达国家的政府来说,木材出口因为腐败造成走私猖獗,政府实际收不到木材出口的收益,得不到实惠。而巨额的环境保护资金补偿,更加实惠和具有吸引力。非洲、东南亚和南美洲的木材原产国更愿意通过禁止森林砍伐和木材出口,去拿到发达国家给予的环境补偿资金。

  时光无法倒流,历史却在不断重演。可以没行情,不能没眼光。小叶紫檀、黄花梨、大红酸枝,哪种名贵木材不是一路走来起起落落,几经沉浮,最终价格高攀不起?

  随着木材进口量的减少,每吨赚几百块“快钱”的销售模式不可持续。名贵木材的市场模式和方向,会由“经营”向“收藏”转变。有实力的商家,应该眼光放长远一些,把那些有收藏价值的木材“金屋藏娇”,静待时光流转,收获丰厚的惊喜和回报。红安县政务服务中心首次实现房产